今天練習時被戴明用後踢踢中肋骨,很痛。
踢到的瞬間身體都不能動了,勉強的邊跳動邊向後移,整件護胸裡面都是燙的。
痛到眼淚快掉下來了,覺得撐不下去,還是向主審比出暫停的手勢。
不過主審不知道在混什麼,我狂比暫停,卻一點反應也沒有,那個當下真的很生氣。
直到後來我整個人蹲下來,主審總算暫停比賽。

事情過了,我卻又想起之前的事。
之前只要是對練,通常都是我當主審。

D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