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無機的晚上,小怡突然抓著我的手說,「阿咚,這絕對不是你的錯。」
我點頭回了一聲「嗯」,眼淚差點掉下來。
能在第一時間穩定我的情緒,幸虧了。
不知小怡是真的這麼厲害可以猜透人心,還是隨口說說誤打誤撞,
一句話,就說中我最擔心的部分。
本來要接在「嗯」後面的「我知道」,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唉,好怕。

今天坐公車問佩瑾,我是禁不起吵架的人嗎?
升上大學來已經兩次了,很小的事、很重要的人、很爛的後果。
原來我是,吵過之後就無法和好的人嗎?
現在有點像驚弓之鳥,信任瓦解,真心被害怕和懷疑掩蓋。
談笑之間,「會不會哪天...」,我無法阻止腦袋裡出現這樣的念頭。
臉上輕輕打了一層石膏,心上也是。

如果哪天,我很重視的朋友都像這樣一一離開我的話,
那真的是很悲哀很悲哀的一件事啊。
所以,還是趁現在用盡全心,拼了命的去愛吧。
去付出,去關心,不要想太多。
只要他們是自己重視的人,當下都會覺得是值得的吧。
把每次都當作第一次,把每次都當作最後一次;
把每一次都當作唯一一次。不管以後會怎麼樣。
不管以後怎麼樣,只要回想起來,問心無愧,不後悔,就好了吧。

就算這樣的確是有傷心難過的風險,
總比一開始從未付出過、努力過,要來的豐富多了吧。
至少「那個時候」我們很好,「那個時候」我們都是真心付出。
連友情都不能追求永遠,也難怪有人會說「變」才是人生的本質。
我能做到的,只有時時刻刻珍惜吧。






最近控制飲食,吃得少了點。
不只一個人提醒我,要吃東西,不然胃酸過多,胃破洞就糟糕了。
最近我覺得我的心也被侵蝕得越來越薄,快破洞了。
這就是心酸嗎?那應該是種magic acid吧。嗯,會痛的。
創作者介紹

小鼓咚咚

D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