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po這個標題,真的很無奈。心情好複雜。
先說自己。不知道我對這次的比賽準備在哪裡。
一開始是體重,到現在還是體重,然後是晨訓,然後是無機,然後是腳又受傷。
現在的樣子去比賽根本就沒有狀況可言,去討打當砲灰。
當然不想這樣,我也想好好練,好好比一場賽。
只是什麼事都互相影響,真的好煩。

府城盃回來,期中考週功課爆炸,一整個星期沒跑步;
下個星期一做完物化實驗,又在校外道路對汽車前踩搞爆我的右腳。
武術聯展讓我的腳更痛更不能動就先不說了,
兩個星期沒跑步,又正常吃喝,我想體重應該回升不少。
每個人都積極備戰,我在搞屁啊?
看到選手名單,大家都在討論某某人如何如何,我卻有點置身事外。

其實,在星期一撞傷腳,坐在醫院裡的時候,我就決定放棄了吧。

我不知道哪項原因比較高一點,無機?腳?反正不會是體重。
只是在心裡有了放棄的念頭之後,正常的回升而已。
真正造成我放棄的心理,應該是得不到支持吧。我很down。

我知道跆拳道是單打獨鬥的運動,沒有那麼team我也可以接受。
這次和小郭和宗穎一起減重,也是多了一點交流。無論技術上還是情感上的。
不過這次和無機課衝到,真的很靠盃。
上次晨訓時和大家說了我的窘境,看得出來大家都很積極幫我想辦法。
雖然真的靠盃難搞,至少也很積極幫我罵無機老師。
晚上去找教練談了這個情況,卻完完全全得不到支援。

大會的時間不能調我知道,不是沒比過賽,我知道過磅時間就是規則的一部分。
只叫我去跟老師談,說會被罰款、罰報名費、會被記過。
老師如果那麼好講話,我今天就不會坐在這邊問了啊。
說了無機老師不可能通融,就叫我該罰的錢還是要交,體重要要控制住,不然會被講話。
我來幹嘛?我是來尋求支援的啊。想找有能力的人幫我,可是呢?
卻只得到一個,雖然不能比,還是要繼續減重的結果。喔,我漏掉了,還有罰款。
交通上幫個忙也不行嗎?我都已經把底限壓到裝病早退這一步了,卻連辦法都不幫我想。
我只感覺,教練根本不期待我去參賽。那我拼個屁?
為什麼我要努力備戰一個我根本沒機會去參加的比賽啊?無力。

so,腳撞傷,痛到臉色發白的那一刻,我在心裡說了放棄。

一個星期後,半夜兩點半,你敲我MSN。

我們認識快兩年,只在深夜聊過三次MSN,
2007年三月22日,聊完天,凌晨四點,躺回床上準備睡覺,才發現我好喜歡你。
2007年八月10日,MSN聊到一半,你打電話過來,我們開始交往。
2008年四月26日,一開始只是問我可不可以聽你發點牢騷,後來、後來...
這些日期,就這樣深深印在我腦海,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被問起準備大專盃的事。可能因為對象是你,我鼓起勇氣說了「放棄」兩個字。
我不知道是不是代表你在我心中仍然可靠,是不是我還很信任你,還是我只是沒人可說。
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第一個告訴的人是你。因為也是唯一一個。
說出放棄的時候我很心虛,因為理由很多、藉口很多。其實就是自己不能堅持。

你卻在我放棄之後,才表現出強力的支持。
「如果無機搞定你就會去吼?」
『嗯。』『你要幫我暗殺老師嗎?』
「我用盡我的人脈也要讓你去。」
凌晨四點,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滑下第一滴淚,然後,泣不成聲。

為什麼現在才對我這麼好?我的眼淚裡除了感動,還帶有小小的不解和心酸。
「你無機下課後,請同學載你到高鐵站,坐16:28的高鐵到台中,我在高鐵站外面等你,
『要在彰化建國科大過磅耶...
「走中彰快速道路只有12km,就算騎機車繞一下也不會繞太遠,應該來得及。」

我還能說放棄嗎?於是再度開始倒數,十天;再次站上體重計,4kg。
我要去比賽。

腳受傷,走路都覺得痛,沒辦法跑步降量,我在家用左腳跳繩跳了30分鐘。
小腿好痛,跳到一半邊跳邊哭,覺得自己好像瘋了,連為了什麼而哭都不知道。
跳完真的好累,左腳的腳掌、腳踝和小腿都好不舒服。我只是哭。

或許,這幾天,又要開始跑步,跆拳的東西也要瘋狂開練。
腳痛就痛吧,我要去比賽。其他什麼東西我都不想管了。
就算說什麼節食會出問題,脫水過磅很危險,或腳傷以後會更嚴重什麼的,我都不管了。
你能為我做到這樣,我能為自己做到多少?
十天後,我會拿出答案。
創作者介紹

小鼓咚咚

D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