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躺在家裡沙發上賴床睡午覺。
連續做了兩個夢,都是夢到我跟狗狗和好。
第一個好像是我在凌晨兩點上完廁所出來洗手的時候碰到也在洗手的狗狗。
然後我很驚訝的問他「這麼晚了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
後來我忘了,反正這是個莫名其妙的開頭,然後我們就和好了。
我醒來自己都覺得超神秘,後來賴床又睡下去。
夢到我們坐在遊覽車相鄰的座位上經過北海岸,太陽從海平面出來。
然後我說「這個是龜山島耶」他說「是喔」
我又說「我上次有夢到你耶」然後就把我上一個夢說給他聽。
然後我們「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就和好了。

我醒來之後就一直在想,要在網誌上記下這件事情。
不過回到學校以後,真正恐怖的事發生了!

今天被開去支持化材營的社團時間,我早早就到系館準備。
活動也進行得滿順利的。最後真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呢。
結束之後偷偷溜到營本部去休息、吃宵夜。
反正然後我們莫名其妙的就講話了。嚇出我一身冷汗。
唉,我很怕。老實說。
後面還玩啊,聊聊天啊什麼。不過我一直很怕。
雖然看起來應該很自在,可是我知道那只是我已經習慣了的面具。
如果有人在那時候死盯著我的眼睛,應該可以發現那藏不住的恐懼。
我甚至害怕有人透過眼神看出我的害怕。
這種感覺跟赤裸一樣難堪。

然後我不知道我在怕什麼。







我想這可能是一個好的開始。
就像國二的園遊會,像當初賴君瑋寄給我的一封逼信。
但是只要沒有真正講開,我想我還是無法敞開胸懷。
雖然我也很想做到「過了就算了」,但還是沒辦法不明不白的過去。
心裡總是有個疙瘩在。torture。
創作者介紹

小鼓咚咚

D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