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衝刺期了。好累啊,快點結束吧。
武展之後再來大專盃、園遊會、弘光盃、社團評鑑、期末社大,就可以結束了吧?
覺得自己快被榨乾,又只會逃避,換來的是永無止境的火燒屁股。
事情越多我就越懶越散越想不務正業,然後再來靠盃事情做不完這樣,實在有點賤。

排演一波三折,連續兩天要把人找齊真的很難。
同學意見很多很嘴砲又不早講,對人的態度不一也讓我很疑惑加小生氣。
只要大家都主動一點,我應該會輕鬆很多。
可是我也沒什麼資格說別人,因為我也不是很積極的副執+活動長。
如果要當自強號,我期待當EMU車型的一節,EM、EP、EMC,我想都能跑得很開心。
現在卻比較像PP車。很吃力。很沒效率。也很常掛點。

正式綵排還算ok吧。墊子的問題真的很麻煩。
這時候又特別覺得我們社的同學很沒禮貌,有點丟臉。
今天用什麼墊子不是你一個人決定的,不是你問的,不是你借的。
我不是覺得,沒做事的人沒有資格說話。
旁觀者清,我承認做事的人真的會有很多盲點,特別是新手如我們。
能給意見讓團隊變得更好,那也算是好事一件。
只是提出來的東西都是我們討論過的,態度又一副自以為是,
聽起來就有一種,我們都是笨蛋,辦事不力,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沒想到的感覺。

力波墊當然比較不滑,但要用墊子的不只我們。
這麼硬的墊子,柔道社和合氣道社會摔到流眼淚吧。
多為別人想一想,就知道其實你的問題,答案也很簡單。

明天就是最後一次綵排了。壓力有點大。
花了這麼多的時間心力精神在這上面,一個人承受這麼多莫名其妙的壓力,
連分手時還被抓出來罵了一大段,對社上同學做一堆要求,我砸了好多東西下去啊。
希望一切順利。
真的,希望一切順利。





買了宵夜回到房間分室友吃。還是跟大家一起聊天最好了。
經過這幾天的事,我真的覺得能跟這些人當室友真是太幸運了。
之前說到分房間的問題,聽他們說覺得很難跟別人住一起當室友,
還覺得應該沒那麼嚴重吧,只要不太誇張,我想我都還能接受啊。
現在真的覺得,如果不是我們四個,真的就不一樣了耶。
這是全天下最完美的陣容,我和你你你,你你你和我。哈哈。
這個組合很棒。

會這樣深刻的體會,除了「那件事」之外,還因為聊到小怡的網誌。
我們還討論起誰當過「怡週刊」(噗,偷取綽號)的封面人物。
好有趣喔,現在回想起來。跟這群人在一起,真的很快樂呢。

也很羨慕小怡能靈活的運用文字。
中肯的功力除了平常拿來嘴砲,寫網誌也是一流的。
這樣的文章,回頭看起來,也比較有意義一點吧。
比起那些看起來像是文藝少男少女的網誌,怡怡的寫法比較能讓我產生共鳴。
喔,不過我想這是怡怡的悲哀。哈哈。

我的網誌就可憐多了。沒有被好好經營,沒有被廣為宣傳,基本的維繫感情的功能也沒有。
純粹是個人抱怨記事的地盤吧。所以才說是我的秘密基地。
只有我,它會孤單嗎?還是孤單的人是我?可能有這裡讓我比較不孤單一點點點點點吧?
這樣也不錯,有個輕鬆說話的地方。先學著對自己負責,然後才能也對別人負責吧。
雖然好像都會有莫名其妙的人氣,應該都是未登入的自己,和路人吧。
路人這個角色,在這個網誌裡是個有趣的存在。
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觀察一個陌生人的生活。
喔,我偶爾也會幹這種事。
有時候默默的看一兩天,有時候還會留言回應,有時候跟著難過,有時候看到很生氣;
最有趣的還是想像那些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我會怎麼想,我會怎麼做。
體驗各式各樣的平凡人生。或者也可以藉這機會,學到一點東西吧。
嗯,雖然我的人生好像已經夠精采了。
不知道有沒有路人也這麼做,應該沒有吧。
我不擅長用文字抒情敘事。路過的人第一個反應應該是「嗶,關電視」。

人氣這個東西,也變得客觀一點。
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對哪些題材、哪種敘事方式比較有興趣呢?
也可以當作自己運用文字表達自己準確度的一種指標吧。
不過大致上,還是人氣與我如浮雲。不要被發現比較好啦。
我還沒準備好,把還很不成熟、不穩定,自己都不清楚的這一面,拿出來面對大家。
就算真的有這一天,也應該還很遙遠。





唉,跟怡怡說了我覺得現在要珍惜當下。
他說這樣很好,至少是往正面的方向發展。
我覺得我最要珍惜的就是現在的室友們吧。
好害怕又會因為小事吵架喔。特別我又是這麼不拘小節到很嚴重的人。
現在的生活圈裡,能講心裡話的朋友就是這些人了。
如果又吵架、又不合,我就真的沒有容身之地了。
祈禱我能順順利利的過完這兩年多。




對了,補述一下。
今天坐火車從桃園往中壢的時候,又搭到115次復興號呢。
上星期的這時候,我也搭著這班車往台南,坐了五個小時又九分。
這次我很高興我在中壢就下車了。哈哈。
不過還是坐到新竹比較划算耶。推薦給佩瑾好了
創作者介紹

小鼓咚咚

D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